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数码 > 专访 | 谷歌无人车之父 Sebastian Thrun:技术赋予我们超人力量

专访 | 谷歌无人车之父 Sebastian Thrun:技术赋予我们超人力量

谷歌无人车之父 Sebastian Thrun.jpg

【导读】Sebastian Thrun是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人工智能领域专家,2007年加入谷歌,领导了谷歌街景的研究,后来创建了Google X 实验室,领导谷歌无人车项目,开发了第一辆谷歌无人车。2011年 Thrun 创建了Udacity,开启了MOOC的风潮。Udacity的目标是给各个年龄段的人提供高等教育机会。


新智元编译

来源:credit-suisse.com

作者:Daniel Ammann、Simon Brunner

译者:刘小芹

计算机和机器人把我们从重复性劳动中解放出来,让我们得以专注于生活和工作中有趣的部分。在科技时代,这比农业社会犁的发明和使用更重要。Sebastian Thrun,这位数字世界的先驱者如是说。

从人工智能反思人类的本质

记者:Thrun先生,让我们从一个简单的问题开始。我们何以为人?

Thrun:当然,我想你是在说反话,但其实答案非常简单。人类是世界的中心。创造力和价值体系使我们成为人类。对所有人类来说,我们的人类伙伴是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元素。

记者:当我们思考数字技术,例如人工智能时,我们是否也在思考人类的本质?

Thrun:正是。每一项新技术的出现,都伴随着我们对人类状态、人的存在以及对人类自身的理解的重新审视。这总是围绕着一个中心:赋予人类超人的力量。150年前我们可没法让分别在美国和瑞士的人聊天,因为人类的声音没那么响亮。我们也没法靠游泳跨越大西洋,因为人的身体条件不允许。但是今天,我们可以用互联网聊天,从洛杉矶飞到苏黎世只需要12小时。

记者:“人工智能”这个名词提出于1956年,距今整整60年。自那时起这个新学科提出了无数伟大构想,但除了在一些好莱坞电影中,这些构想从来没有实现过。现在情况有不同吗?

Thrun:是的,肯定是不同的。过去我们试图穷尽各种可能的情况编程,教给机器规则。这当然是不可能的。现在,我们采取不同的方法。我们让计算机自己学习。我们不再根据现成的规则给计算机编程,而是给它样本。举个例子,你展示给计算机一亿个网站,它会自己从中提取出好的网页设计的规则。

记者:那是很大的区别吗?

Thrun:是的,那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方法。试想一下,假如你必须向你的孩子解释世界上的所有规则,你得花很长很长的时间。能自我学习的计算机就像能自我学习的人类一样,进展会更快。这就是区别。自我学习系统有很多,例如IBM的Watson,它能自学美国流行的电视智力竞赛节目Jeopardy,并且击败了最厉害的选手。Watson,Google的AlphaGo以及其他类似程序,能从超大型数据集中得出自己的结论。例如,它们“看”1亿张MRI图像所需时间不到1秒,同时在非常大型的样本组中比较你的交叉韧带。人类做不到这些。

记者:人类与机器之间的交互将如何发展?

Thrun:我们才刚刚起步。对比人类过去的成就,农业是个很好的例子。犁、联合收割机和拖拉机的发明让人类更强大了。可以说,这是人类的精神与机器的物理强大相结合的结果。后来的汽车和飞机也是如此。今天,我们到了一个转折点,机器不再仅仅补充人类缺乏的肌肉力量或机械动力,它们可以代替人类进行几乎所有重复性活动。试想一下自动驾驶汽车。

记者:您能不能再举一个让您印象深刻的例子?

Thrun:再举个例子,技术让医学诊断有了很大进步。人工智能系统已经能比医生更准确地发现某些特定的皮肤病。合成生物学已经能用于人造细胞,也非常有意思。我相信我们能掌控大多数癌症和循环系统疾病,不久的将来能将人类的预期寿命增加一倍。这还只是世界历史的开端。有趣的东西百分之九十九都还没发明出来。未来我们将能够专注于创造性工作,专注于创造真正有趣的东西。

Linux 驱动开发工程师

记者:很多人担心机器人威胁到他们的工作。是真的吗?

Thrun:让我们再回顾过去。仅仅300年前,几乎所有欧洲人的工作都是农业或家务。他们犁地、挤牛奶、洗衣、扫地、做饭。这些工作占据了他们大量的时间。没有电,也没有发动机,卫生条件低劣,医疗服务差。那时欧洲人的预期寿命甚至不到30岁。如果有人浪漫化那个时代,想回到过去,我可以理解他为什么对技术的进步感到恐惧……

记者:听起来很讽刺。

Thrun:我相信历史将支持我的乐观态度:技术的进步将让人类的生活更简单。这个等式的平衡是确定的,哪怕等式的一边增加了危险性技术。今天,死于战争的人数远少于100年前。死于饥饿的人也更少,人类的预期寿命不断增加。当然,还是有很多人生活在贫困甚至奴役中。那是没法一下子改变的。但互联网及人道主义的进步让更多人有了工作机会,并从中受益。500年前,大多数人甚至不会读写。今天,多亏了互联网,世界上一半以上的人可以接触到全部(或几乎全部)人类的知识。世界其实变得更平坦了。

记者:您曾经说过您最重要的任务是让知识民主化。这是什么意思?

Thrun:优秀的教育分布非常不均匀,这激起了我的正义感。很少有人能够有机会去上世界上最好的大学,那些大学对大多数人来说是紧闭着门的。但没有什么能比教育的作用更好。受教育好的人过着更好的生活,赚钱更多,生病更少,寿命更长。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创办了在线教育机构Udacity,我们想为人们提供接受高质量的教育的机会,他们此前没有这样的机会。我们认为教育不应该像昂贵的劳力士,而应该像宜家。我们希望能让尽可能多的人得到尽可能好的教育。

记者:你最喜欢的一个事例是什么?

Thrun:有很多。如果只能举一个的话,我想说说一位美国母亲的故事。她当了20年家庭主妇,在家照顾3个孩子。她在Udacity完成了一个编程课程,后来进了Google当程序员。我们收到了许多人的来信,向我们表达感谢,说多亏Udacity他们的人生发生了积极的改变。这些信的内容非常相似,来信者都决定结束他们之前的工作,开始新的职业生涯。我们让这些成为了可能。

记者:Udacity现在的市值已经超过十亿美元。刚开始的时候,你说你们提供的产品非常糟糕。为什么?

Thrun:刚开始时,我们提供免费课程,即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MOOC)。但是课程完成率非常糟糕,参与者中只有5%完成课程。现在这个完成率已经达到90%。我们有意识地推出一些还不完整的课程,这让我们可以从一开始就了解市场,让Udacity能持续满足学员的需求。

记者:你们作了哪些改变?

Thrun:我们不再让教育仅仅是输送内容,而是作为一种服务,我们甚至提供担保。如果学员毕业后找不到工作,我们承诺退还课程费用。现在我们提供的不仅是在线课程。来Udacity的上课的学员,不仅是从书本和教课录像中学习,还可以在具体的项目中进行实践。他们要自己做东西,从做中学。我们的专家会为每个项目提供个别反馈。这有点像体育运动,如果你只是看着别人玩,是无法强身健体的。同样,如果只是看着教授听课,而不积极参与,也无法学到真本领。

记者:Udacity有着社会使命,但你们仍想赚钱,这是为什么?

Thrun:可能听起来有点奇怪,但我们意识到赚钱能让事情更简单。我们不用浪费资源去筹款,必须100%地为用户着想,同时也要控制成本。虽然要让我们的服务对用户来说尽可能不那么贵,我们已经煞费苦心。我们大概比斯坦福便宜50倍。

记者:Udacity可以从世界各地访问,学生中有哪些文化差异?

Thrun:在瑞士和德国,教育是完全或几乎完全免费的,而在美国,为教育付费很正常。欧洲与美国相反,在职业生涯中期回到大学读学位的现象并不普遍。我们不久前在中国和印度开了分支机构,我看到他们的这种需求非常高。他们自己对自己的职业生涯负责,并不向政府寻求更多资助。他们会为自己接受高等教育付费,因为他们认识到这样做能提高他们的竞争能力,这种投资是值得的。

传统的教育模式已经过时,有创造性思维的人更有可能成功

记者:Udacity认为传统的“小学 - 大学 – 终身职业”的教育模式是过时的,为什么?

Thrun:在美国,职业生涯中换工作的人占26%,一个人干同一份工作的时间平均只有四年半。而瑞士人和德国人更加没有要一辈子干同一份工作的想法。越来越多的企业正被迫适应时代的变化。

记者:这意味着失业?

Thrun:是的。但也有积极的一面。人们总可以持续进步,也总有新的机会在等着他们。教育与职业是并肩的。人活得更长了,也更需要随着年龄的增长持续接受教育。

记者:这种教育理论确实已经过时了。

Thrun:1000 年前发明的教育理论真的可以继续作为教育人的最好方式吗?大学和其他高等教育机构的市场越来越大,因为它们不仅面向高中毕业生,而是面向整个社会。就像其他行业:人一生中的保险公司、水电公司都可以是同一家,只有大学不是。尽管学习的需求是终生的。

记者:您有一个八岁的儿子,您对他的教育中重要的是什么?

Thrun:对我来说在加州的成长心态很重要。我们认为大脑和肌肉一样,可以经由训练得到发展。我的儿子已经有对世界的好奇心和尝试新事物的能力,这很重要。这种能力以及根据不断变化的环境改变自己的观点的意愿比你现有的知识基础更重要。人必须不断学习、不断提高。我想教给我儿子的是这样一种思维方式,一种心理观念。

记者:有效吗?

Thrun:Jasper现在进了一家强调实践项目和按自己的步调学习的实验学校。他很喜欢上学,甚至没法忍受长假。

记者:Jasper长大后可以做什么工作?

Thrun:原谅我这么说,但这是个错误的问题,这个问题否定了发展。就好比20年前不可能预见今天,像搜索引擎优化、机电工程师、数据分析师这些职位这么抢手。而且变化的速度只会加快。可以肯定地说,有创造性思维的人未来会有更好的机会。技术类工作将有很大需求,尤其是哪些从前与技术没有多大关系的行业。所以,举个例子说,生物学已经急剧地改变了数据科学的方向,大数据也将改变医学、法律、甚至历史学的研究。不管是什么行业,没有技术,一个人在就业市场上的机会都会比较少。

记者:所以,不仅是工会在担心。数据化威胁着今天的许多工作模式。我们向着工人阶级的同时,是否也在远离技术,同时也是远离就业市场?

Thrun:想要阻止技术进步是毫无意义的,也从没有成功过。工会应该做的更重要的是向它们的成员持续提供培训,让他们为新技术做好准备。我们不应该维持现状,而应该为应对快速变化的将来做好准备。

记者:不仅是对数据化导致失业的的恐惧,还有对隐私泄露的恐惧。

Thrun:我并不十分担心隐私泄露。大型科技公司都基于用户的信赖。如果这种信赖被滥用,用户很快就会消失。我从内部了解过很多这样的公司。我的印象是,这些公司比它们看起来更有道德。归根到底,它们是想要取悦用户的。

记者:您曾是瑞士信贷董事会的成员,而且最近成为瑞士信贷实验室的顾问,是一家位于硅谷的金融科技工作室。那里正在开发什么呢?

Thrun:不仅是在尝试新技术,从更根本的层面说,是在加强创新思维以及开发新的商业模式。瑞士信贷一直是一家改革性的银行,它希望这些实验室能确保它在技术领域的领导地位。

记者:您能给我们举两三个例子吗?

Thrun:实验室目前正在开发阶段,我不能过早透露太多。但一般来说,我们在研究一些大的课题,例如网络安全、手机银行、新的信贷模式和金融交易的新型数据库,例如块链技术。有了数字系统,银行可以变得更透明、更经济,也更快捷。客户可以从所有这些获益。我们希望能为客户提供很好的服务和产品。

记者:最后,一个私人问题,您年轻时一定喜欢阅读大型科幻小说吧,例如H. G. 威尔斯、艾萨克·阿西莫夫和菲利普迪克。

Thrun:错了!我更喜欢海因里希·伯尔和马克斯·弗里施。相比技术,我一直对人更感兴趣。技术只是一种工具。长远来看,我做的所有事所关注的都是人,赋予人力量、促进人的提高——鼓励他们获取自由。

合作/投稿邮箱:229443935@qq.com 坊录网-连接知识与智慧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坊录网"及原文地址:https://www.firelood.com/index.php/post/874.html

NOX.jpg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